江苏11选5最大遗漏号码
首頁 > 正文
一家三代人眼中的庫區城市巨變

  即將建成通車的萬州長江三橋。通訊員 冉孟軍 攝

  席慧馨(中)和女兒席學紅、孫子席程邊看影集邊講述萬州巨變。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席慧馨:

  從環城路到南津街的萬安橋,先是木橋,再是石橋,一漲水就淹。當時整座城只有一條馬路一條街。現在,橋多了,路通了,城變了。萬州就是我的家,我的故鄉,我要永遠留在這片土地上。

  席學紅:

  三峽工程,讓城市變美了,也讓這座城市精氣神更足了。萬州是三峽庫區搬遷安置任務最重的地區之一。故土難離、家業難舍、鄉情難分,更顯百萬移民的深明大義。

  席程:

  做新時代新萬州發展的記錄者,采訪賣涼面的大姐,拍攝賣雜醬面的婆婆、補鞋的大叔,記錄居民們的日常生活。從他們的談話中、笑容里,我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

  窗外,高樓林立,寬闊的江面波瀾不驚。屋內茶幾上,一本攝影集《圖說·百年萬州》,讓席慧馨的思緒回到了過去。

  “70年,萬州日新月異,已不是當初的萬縣了。”94歲的席慧馨,是原萬縣市京劇團副團長,女兒席學紅已從萬州區文化館退休,孫子席程是三峽都市報記者。老人說,“我們一家三代唱京劇、演話劇、寫報道,見證著這座城市的巨變。”

  4月18日,萬州區北濱大道,重慶日報記者走進席慧馨老人家中,一邊翻閱著影集,一邊聆聽席家三代人講述這座城市變遷的故事。

  94歲的席慧馨:

  橋多了,路通了,城變了

  “從環城路到南津街的萬安橋,先是木橋,再是石橋,一漲水就淹。”席慧馨是江蘇省興化市人,9歲開始學唱京劇。1949年,席慧馨初到萬縣,這里給她的印象就是臟亂差,“當時整座城只有一條馬路一條街。”

  去過北京、上海、武漢、南京、香港的席慧馨當時是不愿意留在萬縣的。但黨組織耐心細致的工作,最終讓她留了下來。1951年,萬縣市京劇團成立,席慧馨被任命為副團長,后又陸續獲評四川省勞模、四川省“先進文藝工作者”。

  “黨把我從一個‘戲子’變成了文藝工作者。”后來,席慧馨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老人說,黨不僅改變了我,更帶領著人民改變了這座城市,“現在,橋多了,路通了,城變了。”

  下個月,萬州長江三橋就將建成通車,萬州主城區和萬州江南新區又將多一條連接通道,這條通道同時也把萬州機場、達萬鐵路及長江水運連成一體。

  從1997年到現在,長江萬州段上先后建起了萬州長江大橋、萬州長江二橋、宜(昌)萬(州)鐵路萬州長江大橋、萬州長江四橋,加上即將竣工的萬州長江三橋和正在建設中的長江五橋,萬州南北兩岸正變得愈發通暢。

  “五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萬州區交通局有關負責人介紹,經過數十年的發展,萬州與梁平、云陽、忠縣、利川等地的高速路先后建成通車,總里程達到195公里;全區建成農村公路8840公里,基本形成“城達城、鎮通鎮,村連村”的區域路網結構。

  萬州機場、新田港,達(州)萬(州)、萬(州)宜(昌)鐵路,渝萬客運專線等陸續投用,萬州庫區航運中心、渝東北鐵路樞紐、三峽庫區航空口岸的地位日益凸顯。

  席慧馨說:“我當年眼中的那個萬縣城不見了。”現在,萬州城區面積達到100余平方公里,有25公里城市濱江內環、29個城市公園、24個廣場,3000畝“玉帶串珠”的濱水開敞空間,是一個“一江兩岸、依山傍水、高峽平湖”的美麗山水城市。

  和平廣場,從又臟又臭的停車壩變身群眾休閑娛樂之地;周家壩,從一個窮村落發展成新城;百安壩,從沒有一條路、沒有一幢房,到現在成為生態宜居的移民新城……席慧馨見證了這個城市的變遷。作為文藝工作者,她與同事們創作了《黃葛樹下》《巴山崗哨》《陽光哺育》《山村醫生》等京劇,唱出了這座城市變化。

  “現在萬州就是我的家,我的故鄉。”席慧馨說,她女兒、孫子也扎根這里。去年,老人在《遺體(角膜)捐獻志愿書》和《重慶市遺體(角膜)捐獻志愿登記表》上摁下了鮮紅的手印,她說,“我要永遠留在這片土地上。”

  女兒席學紅:

  三峽工程讓城市更有精氣神

  “轟隆一聲震天響。巫山神女應無恙……昔日萬縣被水淹,百萬移民大搬遷……”這是2008年席學紅參演的歌舞劇《萬州放歌》的歌詞。她說,“三峽工程,既讓城市變美了,也讓這座城市精氣神更足了。”

  三峽工程建設,萬州是三峽庫區搬遷安置任務最重的地區之一。“離別情,離別情,離別之時難舍分。土生土長幾代人,鄉里鄉親幾十春。為了三峽大移民,幸福生活起航程……”至今,席學紅還記得萬州外遷移民魏太得那首《離別情》。她噙著淚水說,“故土難離、家業難舍、鄉情難分,更顯百萬移民的深明大義。”

  在萬州區新田鎮五溪村,后靠安置移民冉振愛,帶著鄉親們在“坡坡坎坎不長草”的荒坡上建果園、修公路,部分農民年收入達到了8000多元,闖出了一條移民致富路。

  在萬州區周家壩天子路移民社區,婦女們自己創辦起5個小工廠,解決了200多名移民婦女的就業問題。

  ……

  “家住三峽瞿塘下,慣經風浪不知愁。”在三峽移民搬遷中,庫區干部群眾吃苦耐勞、堅韌頑強、勇搏激流的品格得到最充分深刻的展示,孕育出三峽移民精神:顧全大局的愛國精神、艱苦創業的拼搏精神、舍己為公的奉獻精神、萬眾一心的協作精神。三峽移民紀念館負責人說,“這些故事、這種精神,成為萬州人干事創業的新動力。”

  長江邊上的大周鎮,移民安置涉及原4個村33個村民小組。三峽庫區蓄水后,4個村土地近一半被淹沒,人均土地僅有0.3畝。

  “年輕的外出打工,年老的在家種樹。”后來,4個村合并成五土村、鋪埡村,村民種植起古紅橘、桂圓、枇杷。十多年過去了,果樹成林,大周鎮在沿江的果園建起了十里濱江長廊。移民熊道和說:“休閑、健身、郊游的游客來了,當年出去打工的村民又回來了。”

  從去年開始,劉小林、鄧均等近30名外出務工的村民先后回村開起了農家樂,發展鄉村旅游,日子越過越紅火。

  2017年11月,萬州區脫貧攻堅工作經過國家驗收,全區整體脫貧摘帽,退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96688名貧困人口越過扶貧標準線、168個貧困村整村脫貧。

  “這些故事,這種精神,也激發了我的創作激情。”最近,席學紅正忙著排練話劇《薪火》。這是一部反映脫貧攻堅的話劇,講述了一個貧困村三代村支書艱苦奮斗、不怕犧牲接力修路的故事。在劇中,她扮演了因修路犧牲的村黨支部書記張茂林的妻子。席學紅說:“三峽移民精神正薪火相傳,發揚光大。”

  孫子席程:

  做新時代新萬州發展的記錄者

  4月17日早上8時許,長江萬州段,兩只清漂船游弋在江面,幾名清漂工人在打撈水葫蘆、浮萍、生活垃圾等漂浮物。船的另一頭,席程正拿著相機,拍下眼前的畫面。

  “織好‘防護網’、建好‘隔離網’、布好‘監管網’。”作為記者,36歲的席程提起長江生態屏障建設如數家珍,“黨的十八大以來,長江生態環境越來越好了。”

  長江水域萬州段上起長坪,下止黃柏,岸線長80.3公里,流經20個鄉鎮,有25條主要次級河流,岸線長265公里。席程介紹,近年來,萬州長江沿岸1公里以內化工企業全部“清零”,關閉18家非法碼頭,大力實施消落帶綜合治理工程;同時全區建成各級污水處理廠,基本實現工業園區污水規范處置,鎮鄉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初步建立“區-部門-鄉鎮-社區”四級網格化監管格局。萬州投資5800多萬元建設的清漂碼頭,預計今年底建成投入使用。

  “做新時代新萬州發展的記錄者。”8年前,席程到三峽都市報工作,主動申請到江南移民新區駐站。那時,報社開設了一個叫“幸福那些事兒”的欄目。每天,他都穿梭在移民新區,采訪賣涼面的大姐,拍攝賣雜醬面的婆婆、補鞋的大叔,記錄居民們的日常生活。“從他們的談話中、笑容里,我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

  席程身體壯實,朋友戲稱他胖哥。前年,報社為他量身定制了“胖哥說事”欄目。有一期“胖哥說事”,席程品嘗了上百種柑橘,大飽口福。

  “提到柑橘,不得不拿萬州玫瑰香橙說事兒。”席程介紹,玫瑰香橙是從意大利引進塔羅科血橙改良后的品種,果大質優,每年2—4月成熟。現在,全區種植面積12萬畝,年產量5萬噸,先后榮獲“中國地理標志證明商標”“中國生態原產地保護產品”等榮譽。“今年還賣到了菲律賓。”席程說。

  玫瑰香橙只是萬州農業產業現代化發展的縮影。目前,萬州形成了以糧油、畜禽、蔬菜三大保供產業,柑橘、茶葉、小水果為主導產業,中藥材、林木花卉、煙葉、特色水產為特色產業的“334”產業體系,并成功創建4個農產品區域公共品牌、5個全國名特優新目錄產品、14個地理標志商標等,夯實了鄉村振興的產業振興基礎。

  前不久,席程參加了“新媒體進民企”采訪活動,走進重慶三雄極光照明有限公司。這是一家主要生產LED筒燈、節能燈等綠色照明產品的企業,也是萬州區招商引資的重點企業,提供就業崗位1700余個,去年產值14億元,上繳稅金8275萬元,為萬州產業發展、移民安穩致富、創新創業作出了貢獻。

  “深入推進‘工業強區’戰略,著力推進工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萬州區經信委負責人介紹,三峽工程建設,萬州區搬遷工礦企業370戶。在成功破解庫區產業空虛化問題之后,萬州區著力產業的轉型升級,初步形成了以汽車制造、裝備制造、照明電氣、農副產品加工等產業為支柱的現代工業體系,擁有以長安跨越、三雄極光、雷士照明、江東機械、華歌生物、神華萬州港電等為代表的具有較高知名度的龍頭企業,“實現了產業的提檔升級。”

  目前,萬州區共有規模以上工業企業151戶。2018年,全區規模以上工業完成產值279.1億元,戰略性新興制造業產值同比增長18%。

  記者手記》》

  一座城市的幸福,需要幾代人接續奮斗

  4月15日下午,我們前往三峽庫區的萬州開始了“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蹲點采訪。相比過去得在高速路上驅車行駛3小時,現在坐動車90分鐘就能到達。萬州,已不再遙遠。

  萬州的夜晚,不再是過去的黑燈瞎火。吃罷晚飯,我們開始了此次的蹲點采訪,感受一江兩岸的夜景。夜風輕拂,大橋橫臥,霓虹閃爍下的萬州城,在岸上也在水下,照亮了半邊天、一江水。

  4月16日上午,座談會上,來自萬州區的各個部門,講述著這座城市的昨天、今天,他們都為曾在這片土地揮灑汗水而自豪,都為今天的幸福城市而驕傲。他們更憧憬著萬州的明天,因為奮斗讓明天更加美好。

  萬州,這座古老而年輕的移民新城,那些移民究竟過得怎么樣?下午,我們深入到大周鎮五土村、鋪埡村采訪。這里果園成林、農舍成排,成群結隊的游客徜徉在平坦寬闊的十里濱江長廊,鄉村旅游帶“火”了這個濱江小鎮。

  17日,我們來到與大周鎮一江之隔的太龍鎮。綿延數公里成片的古紅橘扮綠了江岸。古樹、老街、舊屋、棧道,這里正謀劃著以小桔燈為主題的文農旅融合實踐。不久的將來,這個因為移民沉寂數年的漁村,將會再次熱鬧起來,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游客。

  70年,萬州城鄉發生了巨變。94歲的席慧馨坦言,她是這座城市變遷的見證者。從一條馬路,到數座橋,再到100余平方公里的城區面積,席家三代人用唱京劇、演話劇、做報道的方式,記錄著見這座城市的巨變。

  從想回故鄉,到留在萬州建設,再到如今要永遠留在這片土地上——席慧馨老人體會到了奮斗的快樂,發現了萬州這座城的幸福。

  他們,既是見證者,也是建設者,更是奮斗者。正因為有了像席家三代這樣的萬州人的奮斗,才有了今天人們的幸福生活。老人感慨,幸福是奮斗出來的,一座城市的幸福,更需要幾代人接續奮斗。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394265
江苏11选5最大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