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11选5最大遗漏号码
首頁 > 正文
傾聽范家堰衙署遺址的歷史回聲

  衙署辦公區圍墻、中軸線建筑群及附屬建筑。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供圖

  合川釣魚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遺址全景及周邊環境。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供圖

  4月10日,袁東山在范家堰衙署遺址講解。

  南一字城西城墻上段遺址。

  范家堰衙署遺址景觀水池中出土的鐵雷。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 趙迎昭 拍攝、翻拍

  “走進釣魚城,游客大多以為走進了森林公園,很難感受到它曾是南宋古戰場遺址……”4月10日下午5時,合川釣魚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遺址(以下簡稱范家堰衙署遺址)府門外,一場講解正在春雨中進行。

  衙署遺址背倚釣魚山,面朝嘉陵江,南依薄刀嶺,地勢西北低東南高,具有鮮明的山地城池特色。

  大片蒲兒根在遺址上扎根,為遺址披上了立體的黃色外衣。十余位前來考察的嘉賓跟隨講解者的腳步,走進遺址,探尋釣魚城之戰的秘密。

  講解者是該遺址考古項目負責人、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袁東山研究員,他和同事一起已在釣魚城遺址考古15年,讓被歷史湮沒的范家堰衙署遺址這一釣魚城的政治軍事中心逐漸清晰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3月29日,范家堰衙署遺址成功入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被評價為“是目前國內罕見的經過大規模考古發掘、保存極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遺址”。

  如果說釣魚城是山城防御體系的皇冠,那么范家堰衙署遺址就是鑲嵌在皇冠上的明珠。考古發掘過程中,地道、城墻、鐵雷的發現讓遺址的面貌和地位逐漸顯現出來。

  在4月18日國際古跡遺址日前夕,記者爬上釣魚城,傾聽范家堰衙署遺址的歷史回聲。

  1 在攻城地道中尋找蛛絲馬跡

  范家堰進入考古視野

  “咦!怎么基坑下面有個‘洞’,里邊還塞滿了圓圓的石頭?”2005年4月的一天,合川相關部門在釣魚城范家堰地區北部的奇勝門一帶開展公路滑坡治理時,一名工人發現了抗滑柱基坑下的“玄機”。

  消息迅速傳到重慶市文物考古所(現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時任副所長的袁東山立即意識到——工人看到的石頭有可能是釣魚城之戰(1243-1279)時的礌石,激動之余,他立即組織考古工作人員趕赴現場進行搶救性清理發掘。

  袁東山為何對這幾塊石頭如此關注?

  原來,在2004年,重慶市文物考古所就曾對釣魚城遺址進行過大規模考古勘探,作為山城防御體系的軍事中心,“釣魚城的政治軍事中心究竟在哪”等未解之謎一直等待著考古專家去破解。

  “到達現場后,我們發現‘洞’里塞滿了石頭,除了圓形礌石,還有其它形狀各異的石頭。”參與該項目考古發掘工作的丁韋強介紹,經過清理,一條高1.3米、長約35米,由6條短支道及豎井組成的地道呈現在工作人員面前。基坑就位于其中一條支道上方。

  披上沖鋒衣、穿上膠鞋、帶上手電筒……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袁東山和丁韋強幾乎天天匍匐進入支道,爬行近3米后進入主道觀察情況。

  地道是什么人挖的?為何而挖?

  在清理地道的過程中,袁東山留意起地道的鏨刻痕跡。“留在巖體上的痕跡還清晰可見,能夠看出是從城外向城內進行鏨刻的。”他告訴記者,主道處于城外的距離比城內長,主道到達城內后變成了6條支道,由此判斷,這是蒙(元)軍秘密挖掘的一條攻城地道,“藏匿的蒙軍在半夜同時打開分支豎井,蜂擁而上,突襲守城宋兵。”

  “釣魚城四周壁立千仞,易守難攻。在巖體上挖地道是一個龐大的工程,在沒有機械的情況下只能依靠人力開鑿,可見攻城人的決心之大。”袁東山說。

  讓人奇怪的是,地道附近的奇勝門區域并不便于攻城,但是蒙(元)軍為何會如此決絕地進攻?考古專家進行了假設——宋軍的“前敵指揮部”位于山頂的九口鍋一帶,那么位于山腰的范家堰地區有可能是釣魚城的政治軍事中心。

  “以往對釣魚城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山頂環城內,忽略了范家堰地區,地道的發現讓范家堰進入了考古視野。”袁東山說。

  2 博物館日尋訪收獲驚喜

  宋代衙署遺址被發掘出來

  2011年5月18日,國際博物館日,釣魚城烈日當空,袁東山在臨近正午時走上薄刀嶺,踱來踱去,大汗淋漓。

  這樣的現場勘探對袁東山來說很尋常,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走上薄刀嶺,可是,這一天似乎又有點不尋常。

  雜草叢中微微露出的一塊條石吸引他停下腳步。撥開草叢,他發現了驚喜:從條石上的鏨刻痕跡可以判斷,這是宋代特有的工藝!這意味著這里可能是又一道宋城墻。袁東山的判斷不是沒有依據,在2009年,釣魚城城防設施的一段——南一字城東城墻已經被發掘而出。

  顧不上蚊蟲叮咬,他摸了又摸,看了又看,像是發現了稀世珍寶。

  次年3月至5月,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對這里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并將其命名為南一字城西城墻上段遺址。東、西城墻兩兩相對,從釣魚城山頂環城蜿蜒而下,直抵嘉陵江畔,中間為著名的南一字城。

  “原以為東、西兩道城墻分別防御來自東、西兩個方向的蒙(元)軍,發掘結果卻表明兩道城墻一致向東防御,這意味著南一字城防御的并非上方的山頂環城,而是西部緊鄰的范家堰地區。”袁東山說,“考古人員便著手準備在范家堰區域尋找衙署。”

  2013年10月至2018年4月,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對范家堰衙署遺址開展了4次主動性考古發掘,共發掘面積7800平方米。

  考古發掘所揭露的遺址分為兩部分,一是中軸線上的衙署主體建筑,這部分建筑依山勢逐層升高,錯落有致,整體高差達到16米;二是以大型蓄水池為主的園林景觀,其兼備蓄水和景觀兩種功能。

  如何判斷范家堰遺址就是南宋衙署遺址和釣魚城戰時指揮中心呢?

  袁東山解釋,首先,建筑遺跡的規格形制、空間布局特征和南宋《平江府圖碑》所繪衙署基本吻合;其次,遺址所處位置在山頂環城西側的緩坡地帶,遺址東側高大山體成為天然屏障,有利于保護衙署安全;再次,上述兩道城墻一致向東防御,防御敵人進入衙署所在區域。范家堰遺址北部的地道為蒙(元)軍所掘地道,目標應是突襲衙署。

  連續十余年的考古工作是極為枯燥的,發掘范家堰衙署遺址的過程中,除了春節,考古現場負責人王勝利幾乎沒離開過釣魚城。“2017年一天最多有上百名工人同時挖掘。夏天時,早晨6點就要到達現場。”他說,遺址受到關注,大家都覺得曾經的辛苦很值得。

  3 出土爆炸過的鐵雷

  為蒙哥死因提供新的解讀視角

  范家堰衙署遺址出土的3000余件遺物中,一枚鉛球大小的鐵雷吸引了記者目光,它是在2017年出土于遺址設廳和后堂之間的長方形景觀水池中,目前被保管在釣魚城遺址考古工作站中。

  記者看到,這個水池精致玲瓏,石雕神獸和蓮花紋鏤空排水孔保存完好。但在考古發掘之初,這里卻談不上秀氣。

  王勝利回憶,水池在考古發掘前被一米厚的瓦礫填滿,瓦礫下方是近20厘米厚的灰褐色淤泥。“我們把淤泥全部帶回考古工作站,在進行浮選(一種植物考古學的田野工作方法)時,意外發現了鐵雷。”

  白帝城遺址也有出土鐵雷的記載。但與之不同的是,范家堰遺址出土的兩枚鐵雷都爆炸過,這反映出釣魚城作為戰爭前線曾經戰火激烈。

  研究表明,范家堰遺址出土的鐵雷裝填的火藥能把超過1厘米的鐵壁炸裂,與南宋史料中記載的鐵火炮、震天雷一致,是世界中古史火器與冷兵器并用時代開創階段的見證,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火藥的實物支撐。

  明萬歷《合州志·釣魚山記》記載,蒙哥為“砲(炮)風”所傷,文曰“為砲風所震,因成疾”。

  “以往普遍認為,‘砲風’是發射礌石導致,結合文獻進行分析,‘砲風’很可能是范家堰遺址發現的鐵雷爆炸產生沖擊波,為蒙哥死因的學界爭議提供了新的解讀視角。”袁東山表示。

  袁東山等人在釣魚城遺址的工作還遠遠沒有結束。用他的話說,目前考古發掘的衙署等遺址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

  獲得關注后,袁東山有著更大的愿望。釣魚城遺址于2013年被列入“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考古遺址公園建設受到社會各界關注。“釣魚城遺址有山、有水、有古人留下的文化遺產,讓它變得生動而美麗,讓公眾共享考古成果,是我們的愿望。”他說。

  如何實現愿望?袁東山帶領記者來到九口鍋遺址,這里是釣魚城南半部的制高點,專家推測,這里或是釣魚城之戰的“前敵指揮部”,擁有瞭望臺之類的建筑。

  袁東山說,在瞭望臺看到敵情怎么報告信息等歷史細節需要學術界深入研究,這也是公眾感興趣的。“把釣魚城遺址‘翻譯’成真實且通俗有趣的歷史,這才有意義。”

  釣魚城遺址申遺的有力支撐

  ——專訪釣魚城遺址申遺中心主任羅利旻

  釣魚城范家堰衙署遺址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對釣魚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有何意義?申遺工作自2008年啟動以來有何進展?4月11日,合川區釣魚城遺址申遺中心主任羅利旻接受了重慶日報記者專訪。

  考古和申遺相互作用

  重慶日報:范家堰衙署遺址的發掘對釣魚城遺址申遺的意義體現在什么方面?

  羅利旻:科學深入的考古發掘和研究工作有助于揭示釣魚城遺址的真實面貌、歷史細節、年代特征、獨特內涵和演變過程,進而提煉出世界文化遺產申報標準的“突出普遍價值”,助力申遺。

  具體來看,范家堰衙署遺址解答了“釣魚城36年之戰,衙署和軍事指揮中心在哪里”的歷史難題,讓國內外專家認可釣魚城六位一體的城池防御體系,終歸要靠考古發掘的成果來實現,這些成果為釣魚城遺址申遺的真實性和完整性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考古學是世界文化遺產申報中不可缺少的支持學科;同時,世界文化遺產的申報也對考古學起著重要的促進作用,是考古遺址保護、展示和利用的有效推動力量。

  重慶日報:真實性和完整性對申遺而言有多重要?

  羅利旻:真實性和完整性是世界遺產的基本屬性和內在價值,是對世界遺產實施科學保護、展示和利用的前提。遺產價值建立在遺產真實性和完整性的基礎上。申報世界遺產,比的不是講故事,而是看得見摸得著實實在在的物質遺存。

  申遺工作已進入實質性階段

  重慶日報:釣魚城遺址申遺啟動以來有何進展?

  羅利旻:目前,釣魚城遺址申遺文本、保護管理規劃、遺址保護辦法“申遺三大法定要件”已編制完成;組建了“國際+國內+地方”三位一體的專家團隊,聯合北京大學等高校開展了13個研究課題,提煉出3條符合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突出普遍價值標準。

  2019年3月,重慶市向國家文物局提出釣魚城遺址申遺正式申請,標志著釣魚城遺址申遺工作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重慶日報:釣魚城遺址申遺下一步將如果做?

  羅利旻: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提煉出符合國際語境的突出普遍價值,加大考古發掘力度,啟動釣魚城遺址保護、展示、標識系統、環境整治、監測系統五大工程。加快推進范家堰衙署遺址保護展示工程,提升遺址保護展示利用水平,為釣魚城遺址申遺打下堅實基礎。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4387383
江苏11选5最大遗漏号码